廉政周报(第九十七期)
发布时间:2018-05-25 浏览次数:

 

【警钟长鸣】

连打“十虎”,反腐既见力度又见深度

5月初,财政部原党组副书记、副部长张少春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的消息公布。至此,党的十九大以来,已有十名省部级领导干部落马。这份沉甸甸的成绩单,是对“坚决打赢反腐败这场正义之战”庄严承诺的有力践行,是让党中央和人民群众感到放心又充满信心的忠诚履职。

腐败与反腐败的较量注定是一场旷日持久的艰苦斗争。即便党中央言之谆谆,党的十九大召开后,仍有人妄加揣测,“党中央的工作重心转移到发展经济,反腐将踩刹车”;国家监委成立后,有人断章取义称,纪委监委工作以监督为重点,意味着反腐力度趋弱;还有人对“四种形态”的深化运用出现严重误判,认为强调用好第一种形态就是“重防不重惩”的委婉表达。行动是最有力的反击。两番“三天打两虎”的节奏、连续拿下“十虎”的力度,足以证明党中央决心有多大、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有多“拼”,更是敲打那些潜藏的腐败分子,“更有效地遏制增量,更有力地削减存量”绝不是唬人,以为躲过“风头”便可高枕无忧,只是一厢情愿的幻想。

党中央对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的判断,从未因压倒性态势的形成和巩固发展而有所改变,而是一以贯之的冷静清醒。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发出夺取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坚持重遏制、强高压、长震慑的动员令,充分彰显了我们党与腐败斗争到底的决心和意志。反腐败是一场输不起的斗争,决不能半途而废、功亏一篑。在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今年第一季度,全国纪检监察机关立案11.9万件,处分省部级及以上干部22人,厅局级干部680余人。翔实的数据面前,种种妄言臆断不攻自破,被印证的只是“‘老虎’要露头就打,‘苍蝇’乱飞也要拍”的铮铮誓言。

十九大后的反腐败,不变的是持续发力,有所变化的是愈向深行。最突出的是对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的问题严查细究,决不手软。尤其是查处鲁炜严重违纪案,清除党和国家政治安全隐患。被称为“史上最严厉措辞”的通报指出,鲁炜“对党中央极端不忠诚,‘四个意识’个个皆无,‘六大纪律’项项违反,是典型的‘两面人’”,可见其斑斑劣迹性质之恶劣,情节之严重。许多人还注意到,多名“深耕”多年的问题干部纷纷落马。比如名副其实的“老财政”张少春,人称“老遵义”的贵州省原副省长王晓光等。这些“老资格”在本领域、本地区工作多年,往往牵扯错综复杂的利益链条,果断拔除这些“树大根深”的“烂树”,有利于荡涤腐败沉疴,净化政治生态,正是反腐败向纵深推进的生动体现。再者,人民群众的“痛点”备受重视。比如,陕西省原副省长冯新柱成为首个被通报扶贫不力的“老虎”,他被指“对党中央关于脱贫攻坚重大决策部署落实不力、消极应付”“与人民群众毫无感情”。此外,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加大力度,重点整治“蝇贪”,坚决打掉涉黑“保护伞”,以维护群众切身利益的扎实成效取信于民。

腐败一日不除,反腐一刻不止。继续保持反腐高压态势,持续强化不敢、知止氛围,同时,通过深化改革和完善制度扎牢不能腐的笼子,通过加强思想道德和党性教育增强不想腐的自觉,不断深化标本兼治。

【图解图说】

【给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画个像】之气

"只求不出事,宁愿不做事"

近日,习近平总书记就一篇《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新表现值得警惕》的文章作出批示强调:“纠正‘四风’不能止步,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经过五年整治,“四风”问题中,享乐主义、奢靡之风基本刹住,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一定程度上仍然存在。我们要给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突出问题画个像,摆摆它们的10种表现。

【廉史镜鉴】

漕督施公

 墨漕运,古代中国的大动脉,承担着钱粮运输的重要功能。江苏淮安,凭借其得天独厚的“南船北马”的地理优势,成为明清两代漕运中心。从明代第一任漕运总督王竑到晚清最后一任总督恩寿,漕运总督部院共走出了262任总督,而施世纶无疑是其中政绩卓越、深得民心的典范。

 施世纶,字文贤,曾任泰州知州,扬州、江宁知府,漕运总督。他为官清正廉洁,秉公执法,勤于民事,《清史稿》记其“聪强果决,摧抑豪猾,禁戢胥吏,所至有惠政,民号曰青天”。

 康熙五十四年(1715年),施世纶出任漕运总督。“如世纶者,委以钱谷之事,则相宜耳”,这是康熙对施世纶的评价。与钱财谷物相关的差事一直都是人们眼中的肥缺,也是容易滋生腐败的岗位,康熙认定施世纶最适合管理钱财谷物,可见其清正廉洁。漕运是清王朝的命脉,国库七千万两纹银中有五千万两要从漕运过,八成的漕粮需经漕运抵达京师,漕运的护卫部队近十万人,造船厂绵延几十里。漕运也是贪污腐败的易发高发领域,就是在漕运线上当一个小兵,也能克扣漕粮,藏匿私货,索要好处。

 施世纶上任后,大力解决漕运系统内的腐败问题。他深入一线,倾听来往漕船上船员和兵丁的诉求,了解哪些环节哪些官员经常克扣漕米、敲诈船丁,然后采取相应的对策加以避免。他不惧劳苦,亲自坐在运输水道边,等漕米过来时,独自一人上船开仓检查米色好坏和分量多少。民言道“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言下之意乃再清廉的官员或多或少都有灰色收入,施世纶却真正做到了分文不取,仅靠俸禄过日子。他对犯案者毫不留情,“立杖辕门,耳箭示众”,以充分发挥警示作用,严肃整顿风气。不过三四年,原先一团糟的漕运政务便被肃清,船丁不再受苦,百姓不再被欺,漕船按期往返,官员安分守己。

 施世纶如此清廉奉公,必然会触及到一些人的利益,但施世纶坚守“不侮鳏寡,不畏强御”的为官之道。他在漕运总督任内去陕西赈灾,发现陕西的仓储账目亏空严重,就准备上书弹劾。陕西总督鄂海知道他儿子在会宁(陕西总督辖区范围内)当知府,便故意提到此事以“微词要挟”。然而施世纶笑道:“吾自入官,身且不顾,何有于子”,意即我从当官后,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还怕你对我儿子做什么。施世纶坚持上疏,鄂海最终以失职被罢官。

 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施世纶因病想告老还乡,康熙下旨挽留。同年五月,施世纶病逝于淮安任上,终年64岁。《清史稿》记载,康熙“诏奖其清慎勤劳,予祭葬”。

 刊评:施世纶的清正廉洁几百年来一直为人所称颂,根据他的事迹创作而成的《施公案》等作品一直流传至今,充分表达了人们对施世纶秉公无私、刚正不阿品格的尊崇。